蔡春猪的小家
地址:http://my.pcbaby.com.cn/16184161/
未更新状态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他的主页 > 日记 > 倒在起跑线上
倒在起跑线上 于2011-07-26 17:31发表成长点滴
现在的小学生比大人还苦,大人周末好歹还能会个情人,小学生连周末都要上学。所以在很多很多年前,我就决定,将来我有儿子决不这样。
    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我工作以来的前后同事,身边朋友,都读过大学。又如何?我职高还没毕业呢。想当年,这些人寒窗苦读的时候,我在谈恋爱;他们挑灯夜战备高考的时候,我在谈恋爱;他们在考场奋笔疾书的时候……哦,那时候我没在谈恋爱,我同样在奋笔疾书:敬爱的管教们,尊敬的干警们,您们辛苦了……
    总之,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拿到了大学毕业证,虽然不算很顺利——主要是对方没职业道德,临时提出“211大学”的毕业证要多加钱。    他们有了儿子的时候,至少我也有了一个儿子。他们儿子不会说话的时候,我的儿子也不会说话;但他们提出了口号: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口号惹我生气了。我就是要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如何?!他们有一群家长,我也可以去联合。跟我志同道合的家长也是有的。
    很快我就找到了几个家长,我们还真是投机。我们一边抨击现在的应试教育把小孩变成学习之外不会其他的学习机器,另一方面畅想儿子们的将来。将来变化莫测不好说,但至少有一点,他们可以不学习,像个孩子一样活的快乐。
   
    我的童年就相当的快乐。父母不管我,主要是他们太忙,天天有架要打,隔三差五还要出远门——母亲一吵架就回娘家住个三五天。能理解。所以我每天落得个自由自在。但是同伴们都要上学没人跟我玩,我只好在上学路上伏击他们,让他们不敢去学校。不知道有谁把此事告诉了我父亲,我父亲勃然大怒,又跟我母亲吵起来。
    别误会,其实我也是上学的。只要老师不把我罚出教室,但很可气,这些老师都喜欢把我罚出教室。罚出教室的好处是可以从窗外往教室里朝学习委员王小妹扔小石头;坏处是,其实在教室里扔可以更准,就不会打到段旭了。
    段旭有个哥哥,身高体壮,打架很厉害。段旭管他哥哥叫哥哥,我却要管他哥哥叫“爸爸”,原因很简单——他哥哥要是坐在你身上,不时打你几巴掌,说不定你还会叫爷爷呢。
    我的童年会更快乐,要不是段旭有个哥哥。
    他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也小学毕业了。他们小学毕业还没有毕业证,但是我有——把“结婚”两个字擦掉,自己写上“毕业”就可以了,后面“证书”两个字不用改,都是一样。我不但有毕业证,而且有两本,一本贴着我父亲的照片,一本贴着我母亲的照片。
    我上初中了,依然快乐。你看到大雨把房顶上的化学课本淋得一塌糊涂别提多快乐了。王小妹有点不快乐——化学课上找不到课本挨老师训了。
    王小妹依然是学习委员,但我却不能从窗外朝她砸小石子了。原因很简单,够不着——校长办公室跟教师距离太长而且不在一栋楼。
    校长跟我说:某某某,我算是认识你了。我说:你是不是觉得很荣幸?
    我父亲认识校长时不知道是否感到荣幸,但害怕是一定的,腿肚子打颤不说,头上还冒汗,就会翻来覆去说一句胡:我回去狠狠揍他一顿。校长认识我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害怕,虽然腿肚子也打颤——但那是气的。
    父亲回家就兑现了对校长的诺言,狠狠揍了我妈一顿。他只能揍我妈,谁让我妈不跑的,活该。我跑得可利索了。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王小妹怀孕了。我向大家保证,我只向王小妹扔小石子不扔别的。但我不能保证化学老师也像我一样品行高尚。王小妹抱着着初中毕业证和刚出生的孩子毕业了。我抱着毕业证和段旭从五楼滚到一楼——段旭的哥去广东打工了,没人保护他,我必须复仇。我对段旭说: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妈的,段旭跟他哥一样,长的牛高马壮。
    初中毕业,我本来没指望上高中,但那时社会上兴起办职高,我生逢盛世,成为某子弟学校职高中电机班的一员。
    我们班43个人都是男生,幸好子弟学校还有初中部,而且初中部的女生发育的很好。她们去上晚自习,我们在路上伏击她们。她们下晚自习,我们还在在路上伏击她们。后来,女生们的家长在教室伏击我们。学校开除了我们七个人……这就是子弟学校建校以来最著名的事件,校史上称“七君子事件”。
    被学校开除,我以为这次我父亲要狠狠揍我。但意外的是,父亲却什么都没说。多年后才知道,60年代末期,父亲就被省城的卫校开除。开除的理由比我严重,政治问题。
    没书读了,必须找点事做,我妈抓了一只正下蛋的母鸡,让我提去一个远房叔叔家,跟他学医。事有不巧,远房叔叔躲计划生育去了。
    十八岁那年我站在湘江边上,想到前途惆怅不已。很多年前,同样有个青年也在湘江边上惆怅,他就是我的老乡毛泽东。我决定追随他,去延安。后来知道他离开延安已久,去了北京。北京毛主席纪念堂,主席音容宛在。他的神情仿佛在跟我说:年轻人,就在北京留下来吧,我看好你。
    我留下了。不但留下来而且想找个大学念念,去了海淀的基督教神学院,看门的人跟我说,你信基督吗?我想读书为什么还要信教?这个大学我还不读了。我直接参加工作了。
    总之,我目前为止都很快乐。我也想让儿子跟我一样,书能就读,不能读别勉强。我的诚意感动了上苍——我儿子以后都说不定不用念书了,他被诊断为自闭症。上苍很仁慈,不止厚恩于我,那个跟志同道合的家长,他们的身份分别称为:自闭症家长、脑瘫家长……别说上学,我们这一群的后代们连幼儿园都不用上了。不是输在起跑线上,是彻底倒在了起跑线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标签:

上一篇 “朋友”

下一篇 “妈妈”

评论
加载中...
他的档案
蔡春猪

蔡春猪

来自:

性别:

年龄:7岁

宝宝:

没有宝宝

收藏他日记的好友